风不止。

明月无同圆,逝水不可归。

  刘邦总觉得自己身处一帮神经病中间。十分苦恼。

  为什么他会这样想呢,像是上回玄德被那孙氏轰出门,他几番苦心教导。后来为了教他公主抱还挨了韩信一个巴掌,谁知道这没出息的居然被孙尚香给抱起来了。

  又比如说去年的情人节,他跟韩信和张良一起过,三个单身狗一起出去下馆子,男人下馆子总是要喝点酒的。他喝高了就搂着韩信肩膀瞎扯淡。“谈什么恋爱嘛真是,不如我们穿一条裤子的兄弟在一起聚一聚。”

  今年情人节就收到了韩信的礼物,是一条韩信穿过的裤衩子。气的他把烧烤签子一把抓起来往他脸上甩。

  刘邦打赌自己永远也忘不了自己拆开礼物时烧烤摊老板的眼神。

  他本以为张良是为数不多的正常人时,他的幻想又被无情地打破了。

  那天他半夜起床上茅厕,路过客厅时,看见张良房间的门虚掩着,从门缝里钻出几道闪亮的金光。

  都说好奇心害死猫,不过他是真龙天子,还怕这个么?

  “刘邦。”

  第一次偷窥就被发现刘邦内心咯噔一声,正准备推门进去听军师说教。谁知道张良根本没发现他在。

  “握手,乖。”

  地上铺的毯子上蹲坐着一只金毛,正张嘴哈哈地吐着舌头,一副乖顺的模样。刘邦因为这件事还跟张良闹了几天脾气,张良解释说是练习言灵他也不听。后来实在因为财政大权握在军师手里而主动打破了僵硬的局面。

  思及此,刘邦长叹口气。掐灭了手里的大前门,颇为嫌弃地看了一眼一边的张良韩信。

    “你看他那个嫌弃的眼神,他不知道我们也很嫌弃他么。”

    “嗯。”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