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不止。

明月无同圆,逝水不可归。

一个奇怪的脑洞

1.“该吃药了!”
    “啪。”
  【扁鹊】击杀【刘备】
  从峡谷回家的路上刘备一直觉得有点不对劲,准确地说,是被扁鹊击杀后才开始有的。
  先是身上凉飕飕的,又是有股刺鼻的类似于染发剂的味道……
 
  “香香我回来……”刘备一到家就习惯性地伸手去抱孙尚香。
  “刘玄德你戴顶绿帽子回来什么意思?!”
  “一身臭烘烘的你刚掉茅厕了?!”
  “不洗干净别靠近我!”

  刘备蹲在木盆前用搓衣板洗衣服时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洗……洗不掉了……

2.李元芳路过扁鹊医馆时恰巧碰到扁鹊从里走出来。
  “神医哥哥好!”
   “嗯,乖。”
  李元芳确信自己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但又说不出究竟是什么。
  为此他跟踪了扁鹊一路,正当他看见扁鹊拐进一个小巷,认为真相将要浮出水面时……

  “糖葫芦喲!大个糖衣的糖葫芦!”
  刚准备跟上去一探究竟的李元芳收回了脚朝着卖糖葫芦的小贩奔了过去。

3.李白日常去狄府蹭饭时,发现狄仁杰正用梳子皱着眉头梳理着打结的头发,脚边落了一地零零散散长短不一的碎发。

  “喲,总是染头发打发胶,总算把头发搞坏了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狄仁杰瞪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李白觉得狄怀英养了他那么久,得好好报答一下他。于是在半夜翻进狄仁杰的房间并顺走他所有的染发剂和发胶。

4.扁鹊是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的,他揉了揉眼睛,起身去开门。
  “医馆已经打烊了,请问……李青莲?”
  “是我,借你这留宿一晚。”
  不等他说话,李白就冲了进去。

  第二天扁鹊醒过来时发现有点感冒了,李白一大早也不知道上哪儿浪去了。

  “嗯,还差一味药……放哪了……啊,找到了。”

  扁鹊弯下腰将地上装着绿色液体的玻璃瓶子捡了起来。

5.狄仁杰早起准备打理发型去上班时发现自己的房间一片狼藉。
  像是刚被人洗劫过一样。
  他赶紧清点了一下房中物品,一些案件的材料与贵重物品都没有丢失。
  只是丢了几瓶发胶和染发剂。

  好在这个窃贼没什么眼光或者说眼瞎……不过……
  偷东西偷到狄府来了,这是在向他宣战?

  狄仁杰捏紧了令牌。

评论(6)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