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不止。

明月无同圆,逝水不可归。

降罪(番外三)

不小心就撸完了。。

  (1)

   手中的香烟已然快要燃到尽头,高烫的温度快要炙烤到皮肤时,韩信伸手将烟头按进了车厢里固定的烟灰缸里。他娴熟地打着方向盘,将车窗摇下来把车从停车位里倒了出来。

   夜色无边,阑珊斜影从窗外一闪而过。东皇的公寓距离市中心比较远,好在深夜里马路上的车并不多,一路上算是畅通无阻。一路往黑暗中开,像是抛却浮世繁杂的规矩与世俗的眼光,就这样向着深渊行进。

   后视镜里能看见东皇扭过头看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景色。

   “这几年,你过的怎么样?”
   韩信一惊,意料之外地,居然是东皇先开的口。韩信手一哆嗦,车子便跟着往右边的车道靠了靠,东皇也没坐稳,脸挨着车窗蹭了一下。

   “不好意思,手滑。……如你所见,混的还不错。”
   或许也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东皇并没有有意收敛自己的情绪,而是不加掩饰地皱着好看的眉,面颊泛着淡淡的薄红有些意外的可爱。
  韩信不小心晃了神,手又哆嗦了一下,车身便跟着往左边的车道滑了一下。再往后看去时,东皇侧倒在座椅上,正撑着上身试图爬起来。

   “咳……。”

   这次韩信再也不敢分神,双手紧握着方向盘安安分分开车。东皇眼神不善,紧抿着唇一言不发,仿佛韩信睡了他又骗走他一百万之后跑路了一样。
   韩信也不敢说话,小心翼翼地开着车,除了车身本来的声音和窗外呼呼的风声再没有其它多余的声音了,甚至没有听见东皇的呼吸声。

  
   (2)对于东皇冷漠的态度,韩信自认为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心理准备了。然而事态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本来想着放长线钓大鱼,跟东皇打打心理战,没准东皇自己就过来投怀送抱了。

   然而梦想照旧丰满,现实依然残酷。

   革命尚未成功,韩信自己就已经按耐不住了。

   甚至,他的好友在听过他这个想法之后一点面子也不给他留地将嘴里的茶喷了个精光。
   “老哥,你当你霸道总裁么?”
   “……。”

    总裁还不是,至于霸道,他更想尝试一下温柔路线。

   呵,恋爱中的男人,呸,恋爱中的基佬。
  某好友暗暗在心里诽愎着。
  自从他弄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之后,又发现追求东皇好像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之后,整个人就陷入了对于未来的美好幻想之中。
  之前要到了东皇的电话,韩信想着等有空把东皇约出来把一直以来想要说的话全都说了,无论结果如何,他心里都会好受一些。
  

   韩信扒着面前的落地窗,深深吸了几口气,才鼓起勇气拨通了东皇的号码。冗长的嘟嘟声仿佛一个个小锤子,一下一下击打着他脆弱的心脏。

   而那不知好歹的室友,却一脸八卦地在旁边戳戳撩撩,指指点点,韩信一怒之下吼了句煞笔,快滚!

  却没注意到电话已经接通了,韩信还没回过神来,电话那头却是沉默了良久,当韩信想要试图解释的时候东皇才冷冷出声。
  “哦。”

   韩信把室友从十一楼赶到了地下停车场,抱着掐死孩子的心重拨了东皇的电话。韩信咬着唇,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焦灼,如同怀春的少女一般想要表露明白自己的心迹。

   过了一会,电话接通了,韩信的眼泪也跟着一起下来了。

   “你听我说,虽然我知道有些不可理喻,我也想过,为什么我会对你有那样畸形的感情呢,因为缺少父母的爱,还是害怕无人时的难言之欲呢。离开你的这么多年来,每一个日夜,我都在想着寻求一个答案……”

  “但是有些东西并不都有真正的正确答案,如果我想寻求一个最好的结果,那么,一定只有在你身边才能找到。当我重新遇到你的时候,那个答案就已经了然于胸了……”

   “我好想你,我爱你。不仅仅是想要寻求慰藉,寻求陪伴的感情,我想……余生都能跟你一起度过。”

  韩信完全不怀疑自己会哭出声,而对方的沉寂却让他痛心无比,万念俱灰。

   (3)

   “……那个,总裁刚才出去了,您可以待会再打来吗?”
   韩信此刻只想掩面狂奔,从十一楼跳下去。若说有比韩信心情更加复杂的人,那可能只有接电话的小秘书了吧。

评论(5)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