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不止。

明月无同圆,逝水不可归。

*降罪(中)
*cp信东,现代养父子
*r18,上车请刷卡,链接看评论,嗝。
*强(哔——)注意,雷慎入。

 
   傍晚时分的阳光从被窗帘半掩着的落地窗慢慢渗透了进来。在木制地板上撒了一地金光,赤脚踩上去好像还能触到些暖意。韩信目送着东皇的车开出小区,直到消失在他的视线中,又从心底生出一种无可奈何的无力感,好像每次出现分歧,东皇留给他的只有那张冷漠的脸和冷硬的背影,他伸出手怎么也抓不住,又倔强着不肯出口挽留。

     哪怕情感已经挤满的胸腔,哪怕下一秒便会承载不了而爆炸,倾泻而出的秘密淌了满地,他又该如何狼狈地收场呢。怎么能在他面前开口呢,说他想要他的陪伴?想占有他的一切时间?东皇只会认为他脑子坏掉了吧。

   违心的话总是想也不想地便出了口,而东皇也无法知悉他真正的想法。于是两人又十分默契地冷战起来,哪怕在家里这种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地方,也当对方是空气。韩信是在逃避,那么东皇呢?
   说也不说地就出了门,门落锁的声音将韩信惊醒,想要追出去却发现门从外面锁上了。桌子上的饭菜早就冷了,压在碗碟下的纸条被韩信攥在手心里,指甲深深陷在肉里,血丝顺着指缝将白纸染红。

  
   东皇一回到公司就被堆成山的条款协定和合同淹没,光是阅览和签字就花了几个小时。但他却没有感觉到半点累,似乎只有这样忙碌的工作才能让他感到充实。之前为了在家照顾韩信放下了几天的工作,他一晚上便全都做完了,叫了几声秘书的名字,才发现那丫头站在一边困得直点头了。

  他这才反应回来自己的工作狂属性不是人人都能承受的了的。又叫了她几声,小秘书才迷迷糊糊醒过来,东皇看她困的不行就让人去收拾下东西,说一会开车送她回家。小秘书先是受宠若惊地推辞了一番,但东皇决定的事情也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倒也不是东皇有别的心思,只是觉得这样压榨员工之后又让她一个女孩子深夜独自回家,有些过意不去罢了。

    小秘书倒是手脚利索地收拾好东西,拎着包亦步亦趋地跟在东皇身后。高跟鞋踩在地砖上哒哒地响,东皇脚步一顿,那声音也跟着消失了,两人之间有相当长的一段距离,而小秘书将这段距离保持地相当好。
   虽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但身为一个年纪轻轻事业有成的男人,下属对自己避之如蛇蝎生怕他张开血盆大口把人吞吃入腹的态度是什么情况……。

   东皇熟稔地掏出车钥匙,将车门的锁解开坐进了驾驶座,小秘书则是小心翼翼地拉开了后车座的车门,跟上司报了个地址。东皇回忆了一下便踩了油门,半夜三更,马路上并没有多少人,一路飞驰着兜兜转转就到了小区门口,东皇降下车窗准备跟有些犯迷糊的保安打声招呼,坐在后座的小秘书就叫住了他:“总裁,送到这里就可以了,我下车自己走进去就好,谢谢你送我回家。”

   “你一个人没事么?”东皇皱了皱眉头,望向这个富有活力的年轻女孩。她下了车边往里面走摆摆手示意东皇不要担心,娇俏的身影没一会便消失在了无边的夜色中。东皇自己也没注意他的神色此时有多柔软,抬手看了看腕表,才发觉已经凌晨两点了。
  
  他将车窗升上去,掉过头想往公司的方向行驶,忽然又想起来些什么,又掉头回去。他想起家里还有个小病号呢,虽然这么晚了应该早已歇下了,但按照韩信一向行事作风,还是回去看一看东皇才能放下心来。

 
   东皇的家离公司不算近,也不算太远。刚来到这个城市的时候,为了工作方便,就在公司的宿舍住的。从领养了韩信那天才搬到一处出租屋暂住。为了这个少年能有个好的环境,东皇将好几年的积蓄都攒起来付了新房子的首付。但那个孩子却始终没有对他笑过。

    东皇太一知道他曾经历过的残酷,但那是任谁也不愿意发生的意外。由东皇负责的项目基地发生了爆炸事故,韩信的双亲都葬在了废墟之下,这件事并没有宣扬开来,而是通过压制消息流通,该赔偿的赔偿,该善后的善后。他一开始领养的韩信的初衷,是出于愧疚与同情,东皇从未有过属于自己的家庭,亦从未做过一个真正的父亲。他担心韩信会被他的婚姻隔绝在外,让这个已经失去双亲的孩子觉得无家可归,无人可依。

   十多年来,东皇自认为已经尽了自己应尽的义务,韩信也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他总不能一直抓着他不放,将他绑在自己身边,那么他几时才能成为一个独当一面的男人呢。

  
 
   冬夜的风在空旷的地方肆意叫嚣,在室内穿的西装剪裁得当,将他身体修长的线条勾勒出来,却是有些单薄萧条了。冷风像是刀子似的打在东皇的脸上,他却仿佛不为所动。他抬头看了看六楼的窗户,并没有亮着灯,却在那扇宽大的落地窗前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

    家中的灯都关着,亦或是从未开起来过。韩信看见东皇回来后,就坐在玄关,对上刚开门进来的东皇满是诧异的眼睛时轻轻笑了笑。

   “你终于回来了。”

   东皇看着这笑心里涌上股不明所以的酸涩,眉目沉稳地敛着,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以后都不用等我,困了就先睡吧。”室内开着暖气,东皇摘下蒙了水汽的眼镜,将西装外套挂在一边。领带松开解了衬衫衣领上的两颗扣子。

评论(7)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