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不止。

明月无同圆,逝水不可归。

风信【cp信东,R15父子】

  身如闪电破开那厚重的云层,指爪染了血迹,熏风吹拂过麟角,微眯了赤红瞳孔喷洒出股龙息。只是低沉的一声龙吟,换了周身风起云涌,像是想传达着什么讯息。

  扭身钻入海中,那血的气味也随着海水传去百里。
 
    掌心被那畜生利齿咬出几个血洞,纵是龙族的鳞甲再坚硬,那痛觉也是不会消失的。

  龙宫四周布了法阵,凡是擅自闯入者皆会被海中暗潮的急流卷去危机四伏的深海。那里没有阳光,是深不可测的深渊,幼时在那渡过了一段煎熬的时光,日夜为冰冷的海水包裹,缩在礁石中嗅着斥鼻的血腥味。

  唯有手中父亲随身佩戴的寒玉,能给予自己几分抚慰。

  偌大的龙宫是同往常别无二致的死寂,镶嵌于墙壁的贝壳偶尔开合着吐出几个泡泡。他立于庭中,察觉到有人靠近也只是淡漠地扭头瞧了一眼。

  手中长枪化作道白光,散作了星星点点。从后拥住心心念念的人,鼻尖轻轻蹭过温暖的后颈贪婪地嗅着属于他的气息。

  “父亲……我回来了。”

  怀中人并没有反应,只是叫人捕捉到片刻紊乱的呼吸 。

  父亲是强大的。他曾吞噬过太阳的光辉,乃至自然的生命。哪怕是因为力量而变异的身体,也同样叫人欢喜。

    从初见时,父亲将自己从尸山血海中带出来,重见光明的那一刻。内心就隐隐有了伦理难容的想法。

  “……你受伤了?”掌心被他的手覆住,已经开始结痂的伤口被那温度蹭得有些轻痒,眸子也跟着一沉。

  幼时的记忆中,他总是严厉冷漠的。不容许自己与别的海族玩耍,终日待在书阁与武场。偶尔能从廊道瞧见父亲忙碌走过的身影,那些疲惫便烟消云散了。

  也是因为压抑不住满溢的感情,与他表露了心意,便被罚去深海思过,只能与那块玉佩相拥而眠。

    也正是父亲教会了我,想要的东西,掠夺才是最快的途径。
  有了强大到足以让他下台的实力,那么夺权篡位也只是一念之间罢了。至今也没忘记,父亲承欢身下,满是欢愉却又隐忍屈辱的表情。

    那模样刺痛了我,却又叫人愈发兴奋。

  “父亲……为我生个孩子吧。”
反握住他骨节分明的手,牵至唇边轻啄。眸中血色更盛,不待他反应已将人按倒在地上。脑袋隔着胸腔,听那为自己而加速跳动的心脏。

    自然是换来了他的震怒。

  松开手腕顺着经脉扣住手掌,五指穿插过去紧紧相扣。眸中是疯狂的迷恋,却又带着些许虔诚在人唇瓣上落下一吻。

    父亲……如果能与你同行的话,哪怕是堕入深渊也没关系。

评论(2)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