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不止。

明月无同圆,逝水不可归。

食人鲲x逐梦信[3]

    S市为大陆国的帝都,在科技发展快速的战争年代却也是一片繁华的景象,市中心分布着纵横交错的商业街,同市政府清楚划开界限。

  韩信对于这种热闹喧嚷的地方很是反感,比起这里,他更加喜欢驰骋战场,或是执行任务时将敌方耍得团团转,尽情享受被人追逐的快感。

    可他之前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栽在一个才刚刚长到他腰侧的小子手里。

    鲲看上去就是副柔弱少年的模样,基地除了常驻在这边负责收集情报的女官,就是一帮大老爷们,自然是没有合适他穿的衣裳,但怎么也不能让人光着屁股蛋子跑来跑去。

  本想让采购物资的士兵顺便带几件少年能穿的回来。却被诸葛亮撞上,那家伙打着扇子笑得眼睛眯成一道缝。

  “采购物资是公事,给小东西买衣服是私事。公私分明,韩小特工不会不明白吧。”

    要不是被人拦着,韩信真想给那家伙脸上来一拳。要是真给他打伤了,顶多记个违抗命令,殴打上司的记过处分,虽然可能会影响升迁。但总比现在顶着午后四十多度又闷热的高温,牵着小孩一脸茫然的好。

  鲲大概也是热得不行,白净的小脸被晒得通红。他身上还穿着韩信松松垮垮的衬衫和热裤。眯着眼睛晕晕乎乎扒着韩信的手,走路步子虚浮,更倾向于全程被韩信拖着走,就差没从嘴里吐几个泡泡出来。当然,这些韩信完全没注意到,只压了压鸭舌帽,牵着人往不远处的童装店走。

  一进店迎接他的就是几个年轻售货员谴责的目光,看得他一愣一愣。却也没想多,将藏在身后的少年往售货员怀里一推。

  “随便找几套他能穿的衣服,麻烦了。”

  售货员也很是敬业地给鲲挑了好几件适合这个年龄少年穿的衣服,偶尔也会询问韩信的意见,韩信只晓得一个劲点头。

  售货员小姐给鲲系上领子上的蝴蝶结时,不经意对上少年深邃蔚蓝像是沉入深海星辰般的眸子,惹得人少女心泛滥,同时又生出几分疑惑来,跟旁边的同事交换了下眼神,用小孩子的语气道:

  “小家伙,刚才带你来的那个男人是你爸爸么?”

  鲲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词,用手指挠了挠脸颊,满是茫然地眨了眨眼睛。
 
   “爸爸是什么……我只知道,我醒来时第一眼看见的人是我的主人,我该跟随他一生的。”

  少年心思单纯,一番话出口直接把两个售货员小姐震惊地半天说不出话来。弄的鲲以为自己是不是说错了话。

  难道不该叫主人,应该叫爸爸?

  售货员颤巍巍地把鲲领出更衣间的时候,正瞧着韩信拿着几件粉色的儿童内衣,不知道在比划什么,让她更加笃定了心中的想法。

  “噢,这个你们看看有没有他能穿的。”

  “先生……那是女式的。”

  最后韩信拎着大包小包牵着鲲出门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快是黄昏了。售货员小姐十分担忧地看着渐行渐远的一大一小,扭头跟同事小声耳语:

  “要不要报警啊。”

  太阳已经落得差不多了,少了午后的燥热,晚风也携来几丝清凉。S市是有宵禁的,夜间也不如白天安全,所以此时路上的行人已经非常稀少了,偶尔能瞧见几个下班回家的小白领。

  韩信本是牵着少年的,也不知什么时候松开了手。鲲一向安静地过分,不吵不闹,也确实给他省了不少心。神游天外的韩信突然回神时才注意到身侧没有属于少年的脚步声了。

  他的呼吸连带着心跳停滞了一秒,忙转过身四下查探。索性少年并没有走丢,只是站在十米开外,不知道在盯着什么看得出神。他走近才看清,那是个冰激凌自动贩售机。

  “想吃什么味道的?”
  “海盐……”

    鲲立在一边看韩信拿着脆皮蛋筒捣鼓了半天也没弄出一个成形了的冰淇淋。扒着韩信衣角说什么样的都能吃,韩信却好似跟贩售机较上了劲,说什么也不肯妥协。

  他还想试着说服韩信,心下却莫名得传来阵熟悉的悸动。熟悉又陌生的感觉,像是深海中一声声绵长的鲸鸣,召唤他回归故里。

  扑棱着浅蓝磷粉的蝴蝶从他眼前飞过,他顺着蝴蝶飞走的方向看过去,无端对上一双金色的眸子。

 
  韩信终于将那冰淇淋装好,一边的垃圾桶已经不知道堆了多少失败品了。他将冰淇淋塞到小孩手里,才注意到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好吃……谢谢,爸爸。”
 
  凉丝丝带着清甜的味道很叫他欢喜,韩信也差不多习惯他的语出惊人,但好歹没有叫妈妈。也从未见到这小孩这么开心过,一日下来积攒的阴翳也消散了不少。无奈地叹口气,伸手拍拍少年的肩膀。

  “好了,我们回家吧。”

评论(1)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