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不止。

明月无同圆,逝水不可归。

食人鲲x逐梦信[2]

  鲲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什么东西罩住了,他正准备把身上的东西扒下来就听得韩信大声叫道:“别动!”

  韩信头一次碰到这种情况,按下手环边的按钮换上衣服,直接用被子把地毯上那少年草草一裹,托着屁股扛到肩上大步往指挥官的办公室去了。

  他是整个小腹都抵在韩信肩上的,一路颠簸整的鲲有点想吐,苦于腹中没有什么东西只是胃里的酸水不停往喉尖冒。

    所以等韩信把他放下时差不多已经蔫了,鲲将脸往被子里埋了埋,只留出那头水色的长发凌乱的铺在白色的被子上。

  诸葛亮用勺子搅着手中的咖啡,在即将要暴走的韩信面前淡淡然地小啜了一口。

  “所以,你带着你小女朋友到我这来干嘛。”

  “什么小女朋友,这不是你叫我弄回来的东西么!”韩信幼时家境不好,从小学开始就读的环境最差的男校。除了母亲没见过的别的女人,突然来这样一下,倒是震撼得他手足无措了。

  或许是因为走的太快,天气太热。面上的红晕迟迟未退。诸葛亮也是第一次见失了阵脚的韩信,忍不住又逗了他几句。

  “稷下学宫倒是有闲心了,什么时候设计成女孩儿的造型了……”诸葛亮走到那白白一团的前边,蹲下伸手将被子掀开大半。

  韩信方才想起,被子里的姑娘没穿衣服。

 
“ 等等……!”

  鲲睁大了那双深邃的蓝瞳,跟诸葛亮大眼瞪小眼。

  诸葛亮似乎在他两腿间看到了不得了的东西,只是稍稍愣神便飞快的把被子盖上了。下一秒他就被韩信拽起来推到了一边。

   他视线往韩信脸上一扫不禁汗颜起来。为什么看到肉体的是他,韩信的脸比他还红,果然是处男么。

  这么一想,又觉得是可以理解的。

   “既然是这样的也没办法,这段时间你姑且先带着他。有什么麻烦再过来找我就是了。”

  叫他带孩子?那他的休假不就泡汤了?

  韩信正想反驳,小腿倏地一紧。鲲两条白嫩嫩的手臂环着他的腿,眼中水雾氤氲,像是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一样。(以上韩信视角)

    “……怎么了?”韩信不禁皱起眉头,心里又是阵兵荒马乱。

   鲲微微哽着嗓子,小巧饱满的唇有些颤抖,(以上韩信视角)不知是害怕还是什么,一番呜咽吐出句石破天惊的话来。

  

  “我……我想尿尿……”
 

 

评论(3)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