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不止。

明月无同圆,逝水不可归。

食人鲲x逐梦信[1]

   私设食人鲲x逐梦韩信
   突发奇想的脑洞产物
  tag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打了
[1]

    韩信返回基地后也没停歇,径直去了指挥官处报告任务。谁知道指挥官的视线一直黏在蓝屏上的代码,摆摆手说这东西只是做个备用,叫他自己好生收好。

  韩信捏着那枚冒着蓝色粒子的芯片,忽然觉得有些头疼。

  昨天还火急火燎的把他从床上拽起来说了一堆不知所谓的话,于是他望着以口干舌燥为由喝了他运动饮料的诸葛亮,指尖轻敲着透明的桌面。

  “就是把那个装置“借”出来就好了?”

  “没错,不要对我翻白眼了,我知道你在休假,所以不是没有好处的。”诸葛亮晃了晃手中的易拉罐丝毫不掩眉宇间的嫌弃。“什么鬼东西真难喝。”

  “……”

  他早就想要更新下装置了,可是需要提交申请,申请上去还要过层层审核批准,最后到了技术部门又还要排老长的队,虽然他资历深理应可以享有优先权,年初时上头就调过来一个新的指挥官接替上一任指挥官的位子。

  本来想着没什么,他曾听过陆地的总上将也对他诸多好评,更是亲眼见识到这个指挥官年纪轻轻办事效率却很高,行为作风良好,深得人心,虽有时倨傲却不是故意端着架子。

  韩信对这点颇为欣赏。只不过诸葛亮整顿风气的时候要求所有特工各种生活需求都要一视同仁,不论一级的还是十级的,更新装备都得先排队。

  韩信经常在外执行任务,有时候还需要一边吃饭一边看文案,顺便测试装置灵活度。一个人拆成两个都不够用的。

  于是他就为了可以不去审批就能更新装备的特权去稷下学宫走了一遭。

 
  面部识别后舱门自动开启,踩上房间里柔软的地毯,挂在天花板上的灯也亮起了柔软温暖的灯光。他将芯片往电脑旁边一丢,拉开落地窗,外头俨然还是一片浓黑。

  这个时间大概是凌晨一二点,冲个澡就休息吧。

  指尖敲了几下手腕上悬浮操作屏,一身紧身衣便自动分解开,韩信的身材是很不错的,之前在稷下上学的时候就迷妹无数,上午晨跑都能偶遇好几次,随手捞过挂在一边的浴衣便进了浴室。

  那枚小小的芯片本是放在学宫加密设备里的,此时没了束缚,分解成蓝色的粒子在桌面上铺开来,倒像是有了生命一般,许是检测到了适合读取的设备,粒子一颗颗聚拢起来找准了卡槽插♂了进去。

  [识别系统成功……正在检测兼容性……]

  [兼容性检测合格……正在读取……]

  韩信才将发间的洗发水冲干净,便听见房间里嘭的一声巨响。惊的他以为是敌军偷袭,忙裹上浴衣走了出去。

  屋里只见得电脑屏幕闪烁,却不见其他什么东西。

  韩信揉了揉额角,考虑要不要继续休假,瞧他累的都出现幻听了。

  “哇啊……好痛……”

  鲲扒着床沿试图站起身,就对上韩信阴沉的眼睛。

  “你……你好。”少年一头水色的长发凌乱的铺在身上,细看长发掩盖之下竟是未着寸缕,一片白花花弄的韩信下意识便移开了视线。

 
  ……什么鬼东西???

 

评论(2)

热度(37)